because i am not myself right now!!you see...

i'm afraid i can't explain myself.sir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七夕是昨天
從以前就常常被人家誤會的我,還是很不小心...

熟識的朋友因為了解我,所以提醒我,也把我從一團混亂中敲醒。

我看事情的角度很小,無法去想別人會有什麼負面的想法,所以總是最後知道,最後難過,而一切已經都過去了。



我好像掉進一個旋渦,轉阿轉阿轉阿卻怎麼都無法投身其中消失個徹底,卻也出不來,整個人轉的非常難受。

對於其中的一切感覺短暫又不真實,到處都是黏答答的回憶,跟麻木的字句。

對於"開心就好"這四個字而言,已經太沉重,無法雲淡風輕,曾經的約定換一雙手也不會變得比較值得信,我卻連相信自己的力氣也沒有,曾經以為這些就是我想要的,我可以快樂的身處其中,但是抬頭卻發現以為生的氧氣泡泡啵啵啵一個接著一個破滅,快窒息而死。

不對勁的事太多,不順眼的東西太多,不想再聽的話也太多,根本超載了。

但仔細想想,哪些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過去現在的感覺交疊,期待跟失望互相和諧,過去的現在的共同泯滅,腦袋裡全都是世紀難聽的可怕音節。

搞半天,只想按下慢速的播放鍵,抓住可以檢討的每個瞬間。



唉 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停止道歉。





挖靠 後面不知不覺都在押韻 我不想阿這樣不就跟格格一樣勒(?





慾望城市2看得我好鬱悶。

還好不是上個月跟格格去看,不然馬上哭死給妳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少女 | 04:4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沒有任何心情去做任何事,漫無目的。


對我有所期望的人太多,但我閉起雙眼心臟就沉了下去,一種難以呼吸的感覺隨著我的四肢、隨著我的意識,就這樣擴散出去。我不知道自己期望什麼,所以我真的很害怕。
無法看到事情的連貫性,我只是憑著感覺一步一步困難的走著。
還是無法控制自己,還是會失控的讓自己發洩難過憤怒的心,因為在你面前我已經忘記怎麼偽裝,什麼情緒都無法掩藏。我知道自己沒資格如此,甚至沒資格難過,跟以前一樣的事情,但已經不關我的事,那樣的表情我連看的資格都沒有....



事情如果複雜了一點,也許我根本不需要選擇,事情如果簡單一點,那我只是一個軟弱的傻瓜。
偏偏最近.....認為我是傻瓜的機率,越來越高。



從來不曾真的瞭解,現在也是一樣,為什麼我不能乾脆放過我自己。
已經沒有資格了,那樣毫無憂慮放肆的要求。











| 少女 | 04:27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87.jpg
1125
就算知道這樣睡不安穩,卻無法停止的繼續睡不安穩。
連續兩天沒去學校,睡過頭加上沒有心情,我是死大學生也不是我的錯,可是選擇這樣過的我卻錯了,我選擇很多錯的決定,卻依然做很多錯的事,一錯再錯,將錯就錯。
當原本的好奇心,轉變成期待,享受,最後當一切真誠與單純之後,在那之後的痛也是直接了當,讓人再也不敢讓自己這樣曝露於另一個人之下,忍受這樣明明不喜歡不言語不表達最後不耐煩不遮掩不忍耐,最後也沒有人對或錯,因為人生就是一個人的,兩個人不會變成一個人,一開始投入太多的就註定是輸家,永遠都只有發抖的份。


| 少女 | 05:16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心情輕鬆的時候,思考事情也會比較清楚,即使心情輕鬆,但其實本來就沉重的東西想一想還是很沉重,當所有事情還沒發生的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很拿得起放得下,好像很瀟灑,其實骨子裡原來這麼孬。
有些事情不是面子問題,而是,有些事、態度、認知,我都有自己的想法,就算不懂,也希望你可以知道原因,為什麼有些事對我來說重要,為什麼我會重視你的態度,為什麼我會不斷調整自己跟你的認知,不只是簡簡單單就可以快樂,如果可以簡簡單單的,那我會希望在你的旁邊,看到你或是抱著你就可以安心,那對我來說就是簡單的快樂吧,可是根本做不到,沒有東西填補我的不安。
但現在我放棄那些曾經我以為重要的那些東西,因為害怕,變成很純粹的逃避,好像深水炸彈,投入水裡,水面只有淡淡的漣漪。
現在回想,各自有堅持的理由,但我絕對不是為了表現比較瀟灑或什麼,當下只是很純粹的失望跟憤怒,很痛很痛的難過,想結束一切停止心痛的方式,我只是想要一個擁抱,我只是希望簡單的、讓人窩心的蛛絲馬跡,當下覺得失望,是因為你不曾細細想過這一切,你永遠注意表面發生的事件然後計較對錯,可是我永遠只記得事情當下對你我的關係代表什麼,對我來說這是什麼,我會解讀,會去牽扯出一連串你認為不知所謂的東西,可是對我還說好傷,可是對你來說不知所謂,可是我痛的哭了,可是你不屑的叫我安靜,然後我突然醒了,那時候我就放棄了。
這對我來說是讓步,所謂的好好的,我還在努力。




| 少女 | 01:49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10/28


中午,學校頂樓的陽光溫暖閃耀。

我們聊天,關於朋友之間情人之間。




有時候,也很想大吼 「帶我離開這裡」

有時候,也真的想就這樣自己離開。

可是,到底離開哪裡,到底走去哪裡,最後也依舊還在想,沒有答案就無法行動。



感到失落,想找一個傾訴或依靠的對象,問題是這個人真的是否真的了解?

因為,當你發現對方不了解時,只是二度傷害而已。

連最起碼的安撫也不會得到。


當自己拿起電話,又因為種種原因放下電話,這就是我們在談的,你可以猜到朋友會怎麼想,你會為自己又加一件需要煩惱的事,顧慮別人與自己的感受,因此備受煎熬,最後選擇獨處。

只是有時候無法獨處,需要陪伴,但話說多了平淡無味,顯得多餘。

我不懂安慰,而你們擅長分析,我們都忘記有時候人只需要聆聽。


當感到受傷,因為不會表達,就應該再多受一點傷嗎?
需要被指責嗎?
需要再多的爭吵嗎?
再多委屈似乎都是值得唾棄跟不齒的。


有時候不管對方做了什麼,最後都會去原諒,去願意被安撫。

有時候也許不是對方的問題了,是自己有病。







下午,晚風徐徐,滿嘴滿腔。

還有重看不知道第幾遍的SEX & THE CITY。









| 少女 | 20:16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來玩

點大人

Author:點大人
BGM:Never Kiss You Goodbye
要關音樂請愛用Esc。
點點的個人檔案
點點的 Facebook 個人檔案








時計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