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i am not myself right now!!you see...

i'm afraid i can't explain myself.sir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從上禮拜說起

上禮拜一沒記錯的話...
為了慶祝小神的生日,所以我跟格格還有殘殘一起請了小神去山下吃飯。
那天大家都買了新衣服,格格更是把一個禮拜的生活費都敗光光囧
小神買了我們精挑細選萬中選一的外套...(挑的有夠久XD)
殘殘買了我跟格格都說好看的西裝外套,還有領帶,阿咧,現在才發現你為啥買這些東西,你應該買少女系男孩會穿的那種那種有蝴蝶結的你知道(?)
我也買了一件公園小姐的白色外套,好喜歡阿公園小姐喔喔喔喔~

錯過了最後一班公車,我們到山上的時候已經一點多的樣子,我因為還是很嗨,其實只是不想那麼早散,想把朋友留在身邊這樣(笑)
所以跟小神還有殘殘買了酒,格格先去洗澡這樣,我們集合在我房間邊喝酒邊聊是非,少女的聚會XD
小神因為回不了宿舍,所以乾脆睡我這裡,殘殘也倒了(在地板像夜精靈那樣縮起來=_=)所以大家就睡了(好爛又沒力的結尾...)

隔天八點多我還在床上昏睡,小神跟殘殘就先回去洗澡準備上課,我則是了很久的床才去準備,搞半天我都忘了是幫小神慶生,生日快樂都沒說=_=

親愛的小神居然已經20歲了,阿阿阿阿阿阿。



接下來的那各禮拜,我接濟了格格幾個錢給她吃飯,等她領了薪水之後,變成她接濟我....

恩=_= 大概是這樣,阿,我還換了新手機,SONY的W610i音樂機,橘色的,超喜歡>ˇ

恩,禮拜五跟六好像有發生什麼事可是我忘咧,直接講禮拜天好了。


禮拜天晚上去溫溫家煮了泡菜火鍋。


在那之前,我跟格格 殘殘 小神 溫溫先去了頂好買食材。

恩,因為我本人挑食的習慣,所以海鮮 奇怪的肉類 豬血 內臟 一率都被排除=__=
好像我對不起大家= =a
然後因為某隻鰻魚討厭芋頭,所以不能放人家喜歡吃的芋頭ˊˋ
旁邊還有一位少女系男孩一直說要放地瓜,傻瓜啦
最後買了一堆菜,還有泡菜火鍋湯底,一堆火鍋料,他們買了好多肉,好多餃子,好多貢丸....
好可惜沒有買辣椒醬,我可以一個人吃掉半罐的說(喂)


最後冒著雨,我們一行人來到了溫溫家,圍著和室桌開始煮火鍋拉=ˇ=

恩,買太多了我覺得,好幾次我覺得快要吃完了圓滿結束了,火鍋又重新被負責加食材的格格重新填滿...
溫溫還吃到了剛放下去的蛋餃,噗。


大碗吃菜大碗喝可樂,超級豪邁=ˇ=




大家吃飽了之後,一起看了"愛是你愛是我"的電影。

溫馨又歡樂的結束了這次的聚餐=ˇ=a



阿阿,我想起來啦,禮拜五還是六那天晚上被公會的朋友拉去打卡拉,打到四五點,某位少女想要彌補我,給了我一堆巧克力,嘿嘿=ˇ=
(最後還是想不起來到底是禮拜五還是六)


所以拎著巧克力跟格格還有小神又冒著風雨衝回家了。



恩,禮拜一 =_=

颱風最強烈的那各禮拜一晚上,原班人馬只是少了感冒中的小神,愚蠢如我,我堅持要下山夜唱(心情不好很久的人需要好好大玩一場)

所以被我連累的格格還有殘殘跟溫溫,就跑來夜唱了。


恩,愚蠢如格格,開始的第一首歌第二首歌......接下來起碼有七八首,格格都點了王菲的,就是說正準備嗨就不嗨了囧
吃飽了之後(大家好像都餓了一整天肚子來唱歌的樣子=_=)

就開始了這個從一開始就不嗨的夜晚...

我錯了T_T
其實我真的對台灣歌手的歌很不熟...
電腦打開平常在聽的不就是"Love Psychedelico""椎名林檎"希拉蕊""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我點的中文歌我都不太會唱= =a
頂多要聽一下才會唱,還有那種聽過還是不會唱的....
好像唯一有唱完的只有"旅行的意義"這首...

偏偏我又點蠻多歌的,嘿=ˇ=....

殘殘好會唱歌,很好很好很有潛力的少女XD


早上六點到家,鞋子走路會噗機噗機,褲子全濕。
風雨交加,喔耶。



隔天起床洗了牛仔褲,然後我發現我沒長褲可以穿了= =a

因為以前的牛仔褲穿起來都會因為太大件可以直接脫下來...(被格格揍了)
看來又要買褲子了...
穿裙子或短褲真他哥哥的冷。



山上好冷阿 救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無法分類 | 18:18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早上 精神其實不太好

最近很熱鬧
身邊一直都有朋友陪伴


很滿足 但不輕鬆

今天去唱了歌
唱了一整夜


想要好好抱著每一個人 用力用力說
就這樣吧


戳戳









我要去睡了 晚安





what will it be?


and and







我會補近日來的詳細的=__=
別嫌我了 ㄌㄩㄝ



| 無法分類 | 08:3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3
那個女孩愛說

如果所有事情如緞帶一般的輕,輕輕落在我的身上,我可以輕輕挑起它,再輕輕放下。

那女孩搬了塊不小的石頭,砸在我手上,你想太多了啦,她說。


我原本不在乎的,根本沒意識到的,被這麼一砸,全都不對了,好多人都變了位置,好像釣魚線猛的一扯,把什麼拋了上來,又把什麼珍貴的丟失在了空中,慌亂的一段時間。
我不會忍,不會掩飾,今天就這麼大咧咧的丟臉了。
簡直是自己找自己麻煩,眼睛就這麼瞄一下瞄一下的,那天夠膽量假裝是大野狼的奶奶,就好了。
最近阿,最近我毫無朝氣。什麼事都發生了,什麼事也都沒發生,馬的還不都那些事。突然,像是家旁邊的小河淹水似的水溝也會淹水。
沒有醉,也夢死了。
| 無法分類 | 21:5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2006年以前

爱華先生



原來以前我是這樣那樣想事情的。
| 無法分類 | 03:0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6
春天來了


我想要刺眼的陽光,照的一切明朗。
夏天,我比較想要有風在吹的夏天 。



雖然是秋天的時候,我們去看風車,可是對我來說,那天像夏天一樣。
大大的風車,在頭上,躲在影子裡的我們,很快樂阿。
為什麼想要更多?

風好大,吹的我心曠神怡。陽光曬的我了半隻大腿。




感情這種東西,不能免強啦。



| 無法分類 | 00:2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此騷非彼騷


看楚辭看到頭痛。




我的手機不見了,就好像被空氣吃進肚子裡一樣,除了一些電話號碼讓我有點困擾之外,我所做的抱怨也好像只是我需要抱怨才抱怨似的,我本身是有點不太在意了。
看書看的心有點煩,雜亂無章的看,一邊湊合著MSN,叮咚叮咚的,比書裡任何一個字還要讓我印象深刻,噯呀,歪著頭傻笑發了一下愣,然後繼續埋頭看屈原看荀子。
越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越會找事情做著拖,剛剛掃了地抹了地,顯然也沒真的什麼了不得的事好做了,只好把那本大紅磚頭書搬出來,看到現在。意興闌珊的看,大概大概的看,看完不記得自己知道什麼,只知道自己大概需要知道什麼。
頭越來越痛了,撞到那塊皺眉都會痛了。

皺眉要擠出眼淚了,就是有一股委屈。





| 無法分類 | 02:48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牛毛雨
最近山上風大雨不停,我連續三天沒翹任何一堂課,換來的是睡眠根本不足,所以今天早上發神經去上八點的課之後,回家十一點睡到晚上六點。

格格說,如果我是她,我會瘋掉。
因為她可以把某些不重要的東西歸類為垃圾,而我不行,我就是會去在意。
好幾天以來心情實在很低落,在這裡,我不知道還能去哪。
似乎睡覺也變成好選擇。外面雨下不停。

一些我習以為常卻已經改變的東西。





很矛盾,不希望太多也不希望太少,我只是不開心而已。

| 無法分類 | 03:2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
| ホーム |

來玩

點大人

Author:點大人
BGM:Never Kiss You Goodbye
要關音樂請愛用Esc。
點點的個人檔案
點點的 Facebook 個人檔案








時計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