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i am not myself right now!!you see...

i'm afraid i can't explain myself.sir

熱可可原來是刺激物 | main | 花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There He Goes

這大概好久以前寫了忘記貼的東西,現在貼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欸,知道BL是什麼嗎,不是WOW裡的部落喔,是Boy's love,知道再打開來看,免的大驚小怪。

slash,(角色與一般狀況皆隸屬於 J.K Rowling & Co. )





There he gose





皮鞋響亮的敲著石版,沒有陽光的,沒有熱情的,沒有笑容的;至少沒有哈利認為是笑容的笑容。


哈利清楚的感覺到風吹過髮根帶來的凌亂感。
一切都很完美,整棟城堡似乎在屏息,寧靜,很好。

『嗨,馬份。』哈利微笑『今天天氣真好。』

你一定覺得跩哥會認為哈利瘋了,終於被英雄主義壓垮了,被無用的期望擊敗了。
但事實是,跩哥沒有任何嘲弄、譏笑、連疑惑都沒有,他的手心緊握著一卷似乎是報紙的東西。

『告訴我,波特。』跩哥低聲卻清晰的說『感覺如何?』

不帶任何感情起伏的聲波使哈利感到煩躁。

『什麼感覺如何?』

確實,我想你也想知道跩哥到底想知道些什麼。

接著那卷被跩哥握在手心的報紙被攤開,而它告訴了哈利答案。

『喔,這個。』哈利再一次微笑,這一次是惡質的『是的,他死了。』

『波特,告訴我』跩哥不自然的試圖冷笑,很明顯的失敗『此時此刻向我打招呼的感覺讓你很愉快嗎?』

哈利厭惡如此,但現在這麼做卻讓他感到有趣。

他將跩哥拉進一條暗狹窄的走道,並走向跩哥,直到他剛好能以最近的距離對焦上那雙鑲著寒冰的灰眸為止。

『馬份,你應該感謝我——』他接下跩哥的拳頭並將他固定在牆上,像是從未被打擾過一樣的繼續靠近,跩哥眨眼睛時的睫毛幾乎就快碰到他的鏡片。

『——感謝我受到的嚴格訓練,他死的又快又毫無痛苦。』哈利貼著他的臉頰,呼吸著他的呼吸,貪婪的嗅著專屬他的清香,侵入溫潤的口腔。

『——你要知道,馬份。他該死,他們都該死。』哈利抬頭輕喘著氣,扯開銀相間的領帶,手掌伸入敞開的潔白襯衫。

他急切的舔舐著跩哥的身體,雙手攀上他的雙腿,很快的跩哥連褲子都被丟在一旁,哈利忍不住在心裡讚嘆著跩哥身體的美好…

跩哥是安靜的。

哈利本以為臉頰被一絲液體劃過是錯覺,直到史萊哲林的眼淚溜進他嘴裡。
鹹苦的液體刺激他的味蕾,哈利離開跩哥的身體,他凝視著他。

確實,跩哥馬份哭了。

他望著跩哥,就只是望著,望著眼淚切割著美好的面容,切割著一個不算完整的靈魂。


『他是位很好的父親,一位很稱職的父親,而我尊敬他。愛他。』
跩哥吞嚥著淚水,帶著清晰的耳語靠近哈利『…而我認為你這個英雄才是最該死的。』


哈利最後聽見跩哥是這樣對自己說的。




*




某些時候一些鬼祟的影子會爬進這男孩的眼裡,灰色摺皺反射不出任何一道光芒,陰影永遠都在。
他越來越想念懵懂的那些片刻,母親還沒有躲在濃郁的香水味中時就像生長在閃亮湖水旁乾淨的水仙花,她允許讓她的髮絲隨著風翻飛,他可以清楚的感覺那晶亮的髮絲撫過自己臉旁的觸感,兒時的一切又會回來…

雪溫柔的在窗外飄,似乎比這棟房子更加有溫度。


這個莊園裡的冬天,有時候他回想過去只覺得一切的顏色變的更單調了,又更暗了一點。
當他的母親笑著要求他幫她梳頭髮時,他會安靜的小心的照做, 只因為那些金色的髮絲幾乎跟自己的一樣脆弱。

他實在太過於熱衷跌進於現實之外,尤其在看不到波特的以後。




-------------------------

真的忘了什麼時候寫的,可以肯定那時候HP六七集我還沒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Ficlet | 23:16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iva.blog103.fc2.com/tb.php/154-1a1cc12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ホーム |

來玩

點大人

Author:點大人
BGM:Never Kiss You Goodbye
要關音樂請愛用Esc。
點點的個人檔案
點點的 Facebook 個人檔案








時計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